2021年终小结

2021年是平静的一年。 生活方面,随着时间的增长,步入高年级,处理事情的经验也越来越多。四月中旬老人去世,关于祖辈们的历史又少了一位见证人。 学术方面,今年没有发表的文章。有两篇在写,其中一篇投稿AOM和2D material都被拒了,靠大老板的关系投Nanoscale;另一篇…

记梦(其十)

今天早上8点左右醒来,回复了一条微信消息,然后继续又睡着了,到10点半左右才去办公室,在睡回笼觉的器件做了一个梦。 左侧有一个蛀牙,闻到血味,然后用手摸一摸,摸出一根一头粗一头细的钢针,约莫10个公分,然后又摸出一个普通尺寸的回形针,处于打开的状态,没想到小小蛀牙尽然能容下这么多…

记梦(其八)

今天做了两个梦,在七点二十左右醒了一次,然后又睡着了,接着做了第二个梦,指导9点左右醒来。 第一个梦是代入感的,剧情是jojo第五部黄金之风,我是茸茸,已经获得了黄金镇魂曲,用白金之星的画风狂殴老板。 第二个梦是剧情的,有点复杂,我只记得是参加婚礼上发生的一系列闹剧,我作为参与者…

近日杂感

有言道,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有的人在日常讨论中撒泼打诨,并不是不想讲道理,只因为讲道理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就像没有人关心小六子是一碗粉还是两碗粉,只是想让他切腹自证或是让麻子失去威信。 我们日常的观点和评论,通常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实际的房价到底是涨还是跌,我们是希望它涨或者跌呢?…

记梦(其六)

参加军训或类似集体军事化管理活动,和教官在其他场合认识,有过节。 一日集体乘卡车外出参加射击实训,是本次实训的期终考试,前几次我未参加训练,但是只要最后的考试能够拿到满分依旧能过关。分枪支弹药,但是故意分了一些手枪子弹,导致实际用于考试步枪弹药少于其他人。 排队进入靶场,突然遇到…

记梦(其五)

入秋后,醒的尤为早,模模糊糊的记得梦的内容。 去书店买书,买了一本《邓小平时代》,板砖一样厚的简装蓝色封皮(现实中应该不存在),还有一本精装书,忘了书名,内容很少全是插图,翻看后没有买。 然后去吃面条,清汤牛肉面,碰到猴子老师,刷卡发现已欠费,猴子老师帮忙付钱,然后骑自行车去学校…

记梦(其四)

在公共澡堂洗澡,洗了一般卡里没钱了,但是水没停,我有一个塑料大桶在接水,突然水桶从桶底裂开了。 其实每天都会做梦,但是如果醒的太晚就会忘记了做过的梦,趁着醒得早把梦记下来。

记梦(其三)

昨天做了一个梦,去游泳,游泳馆人不多,真好有一条泳道空了出来。因为不会换气,我就一口气闷着游,在边界上换气,再来一个来回。游了好久,最后走的时候和老板约好下次再来。

杂感其一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草莓前辈谈起:“常常看到小孩一路疯跑,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但他们就很开心” 我们小时候的开心就很单纯,也不知道在开心什么,感觉无忧无虑,但是现在就很少有这种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