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五条街

五条街,现在已经又是一副模样了。

其实在印象中那里是一个模糊地地方。有叫他千秋桥街,或者是第一楼街。附近还有万古一人巷以及解放路什么的。我也记不得准确的是什么了。但是那里是我小学的地方,也是我度过童年的地方。

大玮就是这样,住得离我家很近,就是最亲的朋友吧。同样都是三班的家伙。为伟大的三班欢呼吧。那是一个有54个快乐的小二逼的地方。记得曾经那是最团结的地方。虽然是一群玩世不恭的小把戏们,大勇、大蛇、两个栋哥都是这样吧。每天在上学时群聚在学校周围,然后谈笑风生了。真是欢乐啊。每次放学的时候也会迟迟的不回家去,在学校打球,然后在学校门口的小店里吃着喝着。大玮一直是很讨厌的,总是会欺负别人。弄得我很头疼哎,但是他总是会笑着然后道歉,然后又撩骚着。虽然我也会互相掐架着,然后耽误了时间,又会一起站在了班门口,真是亲切啊,只是已经有4年没有见过面了吧。我的童年时候就是这样的一群同伴吧。虽然是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才意识到同伴的重要啊。只是在那时一起不顾保安冲进了医学院里打球,然后一路上晃晃悠悠无忧无虑的调侃着。但是在那之前,却只是我一个人。每天放学便匆匆的回家,下课的时候也只是总走在廊上,看你们在欢快的玩着,我看起来很愿意一个人在角落里吗?大概你们都忘记了我的存在。我还是一个人早早的回家去吧,或者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家里吗?父母都回去了吧,回去他们的新家里了。我只适合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爷爷是个很老实的人,从奶奶的口里听闻。爷爷曾是司机,拿过枪的在那个时候,爱吸烟、喝茶。在家里翻抽屉时曾看到爷爷出的那一次车祸,大概是从那以后才开始抽烟的吧,也是从那以后不喝酒了。小时候,爷爷都会带我出去玩,逛马路吧,或者是去河滨公园。那是个开放公园,只是一路沿着河岸走,他喜欢在那里看别人下棋。象棋是个有趣的东西,最初便也是爷爷教我的,虽然和他下我从没有完胜过,唯有几次,我也知道是他在让我。后来,爷爷越来越喜欢睡觉,从中午睡到晚上,我当时闹着吵醒了他,现在是多么惭愧啊。爷爷在73岁的时候便永远的睡去了。那是在2005年的夏天。奶奶一直是很倔强的,有时会狠狠的说我,约束着我,从小我便少了几分娇气和锐气。她不允许我出门,每次每次的当我一个人在家,为什么有时只有我一个人。

在家的时候没有书,只有电视。有的也竟是些我看不懂的又重又厚的书,但现在看起来,那些真的是绝好书唉。在05年之后,父母们也会常来看看我了,我却感到十分的反感。你们是谁?如果不是有我和你们一起拍的照片,我真的想不起来是谁了啊。照片里那时还算是年轻的你们,在结婚后的一年,同是28岁的你们的世界里闯进了一个我。你们在总是笑着,为什么笑得那么尴尬。不常见面的日子大概有5年了吧,自从我把童年都熬在了五条街上。当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别人成群结对的笑着,为什么连你们都不会想起我。为什么同伴们要走向远离我的方向。我可不想一个人。我看见身后的夕阳渐渐铺展开红来,没了下去,我转过头继续向家的方向走?

晚上的时候,已经熄灯了,只有窗外随风摇响的树叶,我听见了内心的声音。人们的悲哀总是来自自己的无能,只有你有才华,又有你有本事,只有你有足够多的知识和聪颖的智慧才能够去交朋友,只有这样你才能让别人对你感兴趣,让别人乐意与你说说话。我看见天花板上有一个晃动的东西,在窗外路灯的照耀下分外显眼,我知道那是摇晃的灯,该去点亮它吗?我只是一个人在这黑暗里,奶奶在巷口和别人唠着。转而又是走向这里的脚步声。没有别人可以代替了我。我想我该是睡着了,为什么我还醒着。在半睡半醒之间,我看见那个躺在那里的男孩,我看见他扭曲的身体被铺在床上。重重的棉花被子盖在他身上。

他的确这么做了,成绩很优异吗?只是07年毕业时,告别了童年的伙伴们,那些都还算是家住的靠得近的一些同伴啊。我搬家去父母新买房子里了。没什么装修得。在一个暑假了,当我上初中是终于是一个像样的房子了。告别了同伴们,我算是去了在这城市里最好的一所初中吧。我决定让他去吧。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比我聪明多了,变得健谈些了是吗?他喜欢五月天啊,我为他还学了吉他,只是总不能弹不好。他喜欢打篮球的,却发现足球更加适合他。粗口、暴力、勇气、不羁,他似乎比我更加有吸引力的说,同时他在物理方面的天赋啊,仿佛是与宇宙的内心相通的,运动学、热力学、 静电场以及几何光学神马的对他都是浮云啊。的确,他让我学习轻松了很多。

也会常会五条街看看,那儿在毕业前就动工了,修路的、建房的弄得糟糟,只是现在看起来,原来那些坑坑洼洼的石子路,都已经变成了柏油路了,两边隔离带种上了青青的草,先前方一直延伸去,大概在两三百米的地方急转向左。那里本是一个坡子也被推平了,走起来也舒服多了。再向前便到了长江路霸。若是回头,让我想想,是和中山东路相连着。其实离我的初中也不是很远。常常会看见有很多人路过这里,我注意着每一个人的表情,却发现他们或是刻意的扭过头去,或者是戴上了一顶帽子,遮住自己的表情,有一些也只是笑着,用墨镜这比他心灵的窗户。我看不见,他们又笑了。你们在笑什么?你们向哪里走,那里找不到世界的尽头,突然横闯过的汽车,冲向了人群。路面也断裂开了,又是一幕,镜子里的我笑得多么美,微微上扬的嘴角。你的嘴角流下鲜艳的红,你的眼窝深陷着。右手拿着我写给你的信,燃烧起来,在一场雨里熄灭了,混杂在雨水里的是灰烬,以及眼中映出未烧尽的字。

五条街已经不是本来的那副模像样了,我的童年走上石子路,欢快的让我一个人愿意感受孤单。柏油路上去发现本不应该在那里的那个男人,今天他又不在那儿,我希望他,我希望永远离开。

怀念五条街》有1个想法

  1. Ar

    小四以前日子过得很懵懂,做过的事情都不会细想,只记得开心还是不开心,因为情感格外单纯,所以很多事情记忆犹新,记得懵懂时期和班草关系暧昧,午饭的时候他喜欢凑到我邻座,心里偷着乐,但还是板着脸故意问他你干嘛不坐自己位子上,看他语塞,然后凶狠地回我一句我就喜欢坐这儿,很开心。记得以前我的“闺蜜”三人组,和“友人”B明争暗斗争着讨友人A的欢心,还无数次的被B故意排挤,当时很气,不开心。记得被老妈逼着学书法,小学,冬天,寒风凛凛,夜里十点,站着,手悬空,写毛笔字作业,一张不合格接着写,宣纸铺满了客厅,老妈板着脸说写不好就别睡觉,委屈的想哭,很不开心。记得某次回家路上捡过一个皮夹,里头有很多很多的红票子,先是忐忑地拿走,悄悄藏着不告诉家长,第二天又忐忑地放了回去,不知道该不该开心……
    小五转学以后突然进入陌生的环境,周围都是已经固化的小圈子,挤不进去,也失去了关系很铁的朋友,寂寞之余不觉进入叛逆期,从数一数二的优等生向不良少女发展,不写作业,上课搞事,被气急败坏的班主任拎出来,责令拿着书到教室后头罚站,放学去网吧,又被黑社会一样的亲友长辈拎出来,对网吧老板一顿恐吓,吓得小老板隔了没几天就关门跑路……这种经历估计没几个女生有(笑)。因为脑子不错,吃着老本照样考全班第一,当时很热门的奥数也只有我考的进去,那位姓孔的班主任对我又爱又恨。可能因为特立独行的有点久,开始喜欢把自己想的很复杂,加上接触了一些过于世俗以及成人的东西,导致了很久的中二期……
    大学以后发现自己也不过如此,普普通通的人而已,和别人并没有什么离谱的区别,有独一无二的一面,但也没独一无二到世人皆庸碌的境界,有些问题大家都是一样的。再回过头看中二期的想法,只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