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言

转眼已经二十三点零七分,在这七月十九日的晚上。好久没有熬夜,自从六月分之后。当然今天也没有。

现在,在大约九百六十个小时之前,抑或一千余个日夜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改变,明日之事昨日业已定论?

我还是那个社交值低下的我,一旦毕业就意味着失去大部分联系,每次放寒暑假亦是如此。期间偶尔的补课却成了额外的见面机会。最近一次是上个月二十号的毕业出游,加毕业典礼,吃了饭唱了歌,后来啥都没有了。

噢!我还忘了还和三位基友吃过两次饭,一位艺术男,一位文科男,一位海外男。想一想还去过一次奶奶家,加上今天刚从亲戚的生日宴会上回来。除此以外呢,真的没有了。

海外男谈起他每天晚上临睡前要做十分中的自我反思。有一天晚上他向QQ上在线的好友问了“我是个怎样的人?”。得到的回答大部分都是无营养的,但有几个还是值得用小本子记下来的。我也想做这样的试验。我,我所肯定的我,我所排斥的我,我已经成为的我,我想要成为的我,在自己眼中的我,在别人眼中的我,每一个都是分立却又综合于同一个自我。
请问: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没有社交的一大表现就是在网络上活跃,实在是可耻。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情侣的味道。最近的一件可耻的事是那条骗赞的说说。起因还是我手快,点了别人一个赞。因此,却也在揣摩点赞的人都是什么心态。其实……原来没想过的事,经这鼓励,尤其是在缺少勇气的时候,还真的说不定唉。那些鼓励呢,就先存下了,以后一定会用得着的!谢谢!至于那些喜大普奔的人,就是想看我出洋相,我呸。如果还追着问是谁?那一定是和我不熟……

不过这是毕业季,不像是分手季。然而,就像离婚的直接原因是结婚,分手之前涌现的是爱恋。但是看到的听闻到的……真是大吃一惊!大吃一惊……而且我总是最后一个大吃一惊的。回想以往几乎同学们已经明了的各种消息,我也会最后一个得知。不过,更多的是我还不知道的吧。我也不猜测了。只是通过已有的的消息和自己的观察做出一个简单地判断了。现在的同学、以前的同学、认识的人、不认识的,这关系可真实混乱。不知道是我自己困扰还是别人更加困扰呢。我才不困扰呢,我就是宅。
——————
暑假刚开始的时候,计划看几本书。不过现在大多是废了。傅译约翰克里斯多夫看了个黎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因为论名声,饶有兴致的找了叔本华的文章,少看点还行,看多了就头疼了。最近看完的一本还是量子物理学史话,从粒子到宇宙,这是怎样的变化啊。当理清各种理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建立起如今的这个世界。想到三体里描述的,科技封锁的对象也是基础物理,一切科学发展的基础。

死宅是没有前途的,向着技术宅的方向进化吧。动手吧!茨威格说“一个人生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为什么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因为变化是永远发生的。就像贝多芬听力衰弱后加重了低音,莫奈晚年视力退化画出了与年轻时不同的光与影,弹吉他也是个体力活年轻人与老年人也是不同的,让年老的范去弹for the love of god肯定也没有当初的味道。谁也说不定,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不做的话,现在一定就做不了了。动手吧,还等什么呢,况且这个暑假也不多久了,不是吗?

改变究竟发生在什么时候呢?谁又喜欢上了谁?谁又失去了谁?真是奇妙。烦恼的维特说“我们看到别人幸福,这幸福又不是我们给的,我们却受不了。”再转帖一句看来的“大脑是人体最精良的器官,持续工作,良好运转,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从你出生,一直到你爱上什么人”。怎么可能爱上一个人呢?

学习任何一件东西都分为两个步骤。学和习嘛!学起来到还是挺容易,看别人演示一遍,就是这么回事,就像高中时别的同学和数学老师抱怨看懂了却不会做。那明明就是缺少练习嘛!不是梦游般的练习,而是可以短时间集中的刻意练习。当然这是练吉他的感悟。还有就是注重基础。最重要的仍然是坚持。我的那本教材封面上大大的写着坚持就是胜利。而英格威在专访中也回答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不劳而获的事。如果想要把某一件事做到极致,唯一的方法就是拼命努力,也因此要做出多方面很大的牺牲。”练习啊!练啊!虽然说我的素描还是渣,动手也只是一时兴起的事,就像当初买吉他一样,看我能坚持多久呢。

昨夜下了一场雨,凉快了许多。这篇日记分两次写完,码了些不知所言。写作这件事也需要练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