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文学

《流浪地球》观后感


その一

昨天晚上和高中同学聚会,吃完晚饭后去看了流浪地球,算得上是二刷支持一下票房,依旧是热泪盈眶和感慨颇深。

高中的时候看了大刘的《三体》,如实说是在高三暑假的时候,开始尝试看了很多次,都没有看下去,遂丢在一边。等到了寒假,大概是2013年初,在手机上看完了三本,思维十分震撼,最后一路狂飙。

去年暑假就在影院里看到了《流浪地球》的宣传片,当时知道《三体》改编权也放出去了,便误以为是其电影。后来才发现不是,但也很期待,终于《流浪地球》在今年春节档如期上映。

大学之后,带着高中迷恋大刘科幻残留的热情,一口气又看了《球闪》《乡村教师》《中国2185》等。电影上映前,更是回顾了一下《流浪地球》的原著。看完电影后,发现剧情并不完全相同,或许这就是科幻小说和商业科幻电影的区别,电影是需要改编的,用镜头语言给我们讲一个好故事。


その二

原著冰冷黑暗,小说的结尾更是在寂静严寒的绝望中爆发了氦闪,而后戛然而止。电影约莫有了好莱坞式电影工业的影子,成熟完整的叙事,接连不断的冲突,最后推向高潮。虽然存在有待提升的地方,但是瑕不掩瑜,整体上差强人意,更重要的也是靠同行衬托。

电影的故事可以看作围绕行星发动机展开的一系列救援。救援在不断的失败、不断地进行新的救援,从济宁到上海,再到杭州,途径马尼拉,最后在苏拉威西把离子流集中在一个喷射口,试图引爆木星。

什么是希望?或许先要理解什么是绝望,鲁迅说过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黄金时代体验课、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大批行星发动机毁坏、救援行动初期的接连失败、刚子没了、姥爷活活冻死、杭州地下城三十五万人没了、最后即使救活的行星发动机全功率输出依旧改变不了偏离的航线。或许这就是绝望。


その三

电影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饱和式救援”这个设定。用大量的、甚至全人类的资源去救援,一个行星发动机安排了多个救援小队执行任务,只要其中一个完成便大功告成了。这与举国体制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不同,这里没有“将”的出现,在大自然、甚至宇宙面前,人是渺小而微不足道的,只有流血牺牲的拼命救援,构建成人类命运的共同体。

在主角抵达前,已经有别的救援队提前抵达并完成了救援。虽然其他救援队的部分一笔带过的略写,但也可以同理的想象出他们所遭遇的困难,“饱和式救援”体现的是人性的光辉,是伟大的无私奉献和牺牲精神,感受到了浓厚的人文关怀。

而另一处体现出人文关怀的,就是在主角尝试点燃木星时并点火成功,看到了另外两处喷射出的火光。这个点子,并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由一个人想到,而是早就由以色列科学家计算出,但面对几率为零的方案,三个行星发动机的救援队仍然不放弃,勇敢拼搏,不可不谓之,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人类的伟大是勇气的伟大!摒除了个人主义,充满了人文关怀,人类在面对人类整个族群的危难时,散发出人性的光芒。

“饱和式”的行为在生活中也并不罕见,我甚至体会到目前的科研就是一种“饱和式科研”。站在人类整体的角度上,这并不为过。但是作为单一的个体,却只能体会到其残酷。当下科研谁都并不缺idea,然而实验物理面对没有仪器设备的窘境,也无法发出高档次的文章。然而这里面牵扯到的利益关系,只能感受到无奈。

流俗的生活

结束了漫长的暑假,终于开学了。对于大学生活既无奢求,也无抵触。只是接受这样一个比上不足,不下有余的大学。所谓流俗,大概就是这种中等层次,而拥有庞大人数。十月份了,近一个月的大学生活,有了些感悟,遂属文以记之。

如今生活的每一个状态,都可以追溯到过往最初的某一个决定,在这里我不得不用决定论者的观点。而人生现在的阶段,正是不断将我们曾经做过的决定给一一返回来,并接着不断的做出更多更多,以致影响我们的一生。而很明显的是,昨天我做过什么,今天就会得到回应,并且一直延续影响着。不敢说这是蝴蝶效应,但任何一点小的差错都会引起不小的后果,在我们正作为强观察者的时候,却又像一个旁观者罢了。

最初的日程写在纸上,一件又一件的做完了。然而多的还是流俗之事。考虑到现实,这么多新生,体检必定是一件麻烦辛苦的事儿,但是打印着很多项目的体检表,被一划而过,就算体检完毕,确乎没什么可说的了。军训的实质,暂且不谈,无非是政治上的巩固,而如此粗糙无聊的军训,也没有达到磨练意志的作用吧。形式化便是体检和军训这两件小事的共性。或许一些没进方阵的人还在偷闲说军训可轻松啦。

或许是我太认真了,但我就是这样严谨的人。作为曾经的熬夜小能手,大学里的第一次熬夜是在宣传部招新的任务重度过的,画海报的确是第一次,不过我还是问了学艺术的学长,去图书馆借了POP设计的书,在网上找了相关素材,以补充知识。画了一晚和一午。不过最后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被要求画,而最终的决定仅仅是几个人在小角落里讨论就得出了。对了,我为什么想要进宣传部,不得不说这次本院学生会招新的海报实在是太丑了。当然既然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我也就什么都不用说,但是能者多劳不适用。但我还是想把我画的第一幅海报要回来,还有那一封家书。

我不会说暑假的时候我刷完了前六章高数,但这也不是上课无聊的理由。好的音乐老师会和你谈音乐理想,而不单单是讲述演奏技巧,就像一位好的老师会让你体会到他的世界观,这便是一种品格,不过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到了大学,更加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照本宣科,自学吧骚年,况且图书馆这向你开放着呢。麻省的一句老话,看来我还没有做出选择,不过社交非擅长,睡眠人人会。

或许是期望太高,总免不了面对流俗的生活。谁又说起,人至察则无徒,看来某位说,我要好好交朋友,的确不是个容易的事儿。简短而随意的吐槽就到这吧。或许在有些人眼里看起来,这可幼稚了。

秋分之时

〇.话说在前

2012年9月22日,学地理的都知道这天是秋分,昼夜等长。秋分之后,太阳直射点将南移,而我所在的地方儿将渐渐入秋了。

一.结束之后

14:26分,返程的列车启动了。

11:30响起考试结束的铃声,一场3个小时的受虐的、憋屈的物理竞赛。八道题目,看一遍,从头到尾,全不会做,算不出,无头绪,还是自己输给了自己——害怕那些字母,以致于题目都没读明白,就像解出答案。如周老师所说,最终走出来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感慨难矣,而我也是投机的瞎写了一些有关没关的公式,涂鸦满了整张卷子——希望至少不会在第一次分批的时候就被扔掉罢。而本可以花些时间,不如这最后两星期才翻开高一时买的那些九成新的竞赛辅导。那些轻松的被荒废时光,总有一个困苦的时刻会难过的想起。

坐公交到了南京站后,大家解散解决午饭,约定了提前集中。去开封菜只因为朱有优惠卡,而五个人领着开封菜去隔壁的麦当劳算不算是砸场子呢?而吃完之后留在那儿的老头儿标志,在打扫卫生的人眼里,什么也不是,它只是垃圾。那收拾的人的眼神中只是麻木,收拾——完了——扔掉,我们以为他们在意,其实他们根本不在意。

在盈余的一小时里,去玄武湖里踩船。原是因为看见另一伙同学在那儿开心着。不冷不热的天气挺适合,树木葱葱,水面粼粼。他们追湖上的鸭子,我们在追他们,四个男的对上了四个男的,有几次追上了,又甩开了,然后时间到了——而这也是结束之前的一点,仅一点的欢乐了。

二.过夜

挤下了公交车,步行了500米,地图上是这样说的。抵达了预定的宾馆后,各自分组,三人一间,有的热闹,有的冷静,有的惬意,有的沸腾。绕了几个弯,走过几条路,所见之处的南京绿化真不错,秦淮河甚是平静。小巷子一路通道二十九中,那是考试的地方,那时大概就已经预料到,明天早上糟糕的三个小时。

回住处后,自行解决晚饭,统一形式是泡面加上一点小吃,当然喝啤酒的在隔壁。晚上,同住的两个人都在看书,那是一个认真劲儿,而我也按照周老师所说,从竞赛指导上整理了一些公式,然后翻翻那几页空白着的模拟竞赛题。不幸的是手机停机了,被流量耗尽了话费,而我决定去借同学的手机,用它作为热点,蹭一蹭分享的流量。然后我遇见的了最欢乐场景,而我的进入却是最冷的一瞬。

从半开的门里听见里面的笑声,那零点几秒的安静之后,“是谁?”“没事,是某”“某来了”——“我借一下某的手机”——“”嗷,在这儿“。两男两女在两张床上对着坐着,他们在打扑克,很欢乐的,在他们的房间里。而我不知道坐在门口拐角出的那位,是不是被赶出来的呢?他在专心的看总结,而他所住的房间里正像开party一样呢。半裸的,T恤的,格子衫的,很欢乐的,我理解不能,当然也不在意,根本就不用在意的。就像那垃圾一样一样儿的。

三.通话

22:47,通话13:01,不愿打扰舍友,又看不进书去,刚洗完澡,还没有睡意。谢谢你!楼道里很空旷,我那时再想想,天台上会不会凉爽,农历八月初六那还只是弯弯月牙儿。你的语气中,你累吗?抱歉我的吐槽,同样也乐于做个接受你吐槽的站点。就在这时,那两位女生先后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半裸男也回去了,物理大师这时倒是可以回去自己的房间了。过了不多久,老师倏地开门出来,我匆忙的跑回去。在这里,补上昨天的一句,晚安!不算迟吧。

四.新鲜

如果我说第一次坐和谐号,会不会弱爆了,春游秋游的车啊一个晕,而我的活动范围限于这座城市里了。幸好同行十几人,不会被落单,跟着别人,看看告示,不会出大差错的。当然也没出什么差错。手握一方小小的蓝色车票,检过票后,去站台找车厢。从没真实的感受过这样多的人,行李、疲惫、期许、希冀,大概还有许多,一股脑儿的涌进了车厢里,每个人的眼神都不相同,有的独自前行,有的成群结伴,有的三两互助,有的衣着靓丽,有的身形疲倦,有的大包小箱,有的简便行装。去的路上,开得很平稳,阳光正巧照着,窗户外看不清是什么,偶尔穿过不长的隧道,换来的是短暂的黑暗,在窗玻璃里,倒影这人影,接着明亮的阳光,抹去了那幅画。

出站口,人头攒动,南京的繁忙映衬了镇江的经济不行,我想仔仔细细的去观察没个行人,然而这次太多了,嘈杂与喧哗中,在人群中比独自一人更加寂寞,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了,我瞥见一人,那人也看见了我,看见了我的眼睛,而下一秒什么都想没发生过一样,来往的路人中能有几个相识,隔在同学身后向前走,正因为是同学,上学一天里共享三分之二的人,在相距很近的时空里,共度了这一段时光。不是不能再去认识一些人,恐怕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认定一个人。

吊丝们也喜欢看行人,还喜欢做出些许的评价,评分最高出,大抵是南艺附近吧,而暑假在南师上化学的同学却不以为然,直呼去考个南师吧。

尾.总结在后

这一趟出行是我这宅男的社交锻炼吧,当然大城市的氛围是不一样儿的,城市人口、城市用地、城市化水平无不领先。对于竞赛只能呜呼哀哉了,还有就是拖欠了两天的作业只剩明儿一天来写。

一度青春

我是那么愚钝,似乎总是慢半拍。当发现别人开始听流行乐,开始看英文原版的读物,发现身边的一些同学已经远渡重洋,在大洋彼岸拥有一段新的生活时,我又不知所措。

我困茫了,今天是立春了,但天气并没有变暖,或者说是暖的不够明显。可是我记得,待到春分时,太阳才刚刚直射在赤道上,昼夜平分。往往觉得冬天的寒冷刚刚离开就一下在掉进了夏天的炎热里。春天啊!总是在那样的不经意就度过了。

我小学时,老哥初中,我初中时,老哥高中,总是比老哥慢一拍。一不小心发现我也已经上了高中,可是老哥去了外地上大学,已经两年了。想起以前一起打魂斗罗,我总是拖后腿;一起打雪仗,我最擅长游击了。虽然在网上也有交流,但是不见面就没有真实感。就像在老哥高考前也很少见面,因为舅舅管得严吧。老哥是我的好榜样儿,毛笔字写得漂亮、成绩也优秀而且很温和。但是,我怎么也学不来。尤其是老哥有一种学习的能力,无论什么都可以很快的熟悉并掌握。

青春大概已经来了吧,我不必因恐惧而阻拦,也不必心急而强迫。虽然愚钝的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是对老哥来说,同样对我来说,都只是一回,没有彩排而且全场直播。

后来呢,老哥逃脱了所谓困苦的中学生活,我想他现在在玩游戏吧,或者是为了考研而看书,或者是陪在他女朋友身边吧。或许我一样也没有说对,他的青春与我无关。

十七岁的我在干些什么呢?别提那应该的或者不应该的。那一段微博上流传的话似乎很反动,鼓动我们不要按部就班的好好读书。(老师也说过,你可以不好好读书,但你一定要成才)那去谈恋爱、去组自己的乐队、去心动的地方旅行。真是无奈,或许这是蛊惑人心的谣言(rumour) ,最多也不过一些幽默(humour)的笑话。恐怕笑话里描述的欢乐的笑声(laughter)对于这些精神崩溃的老鼠真是无情的杀戮(slaughter)。但是无论青春以怎样的形式度过,总会教给我们许多东西,教给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人与人是不平等的,老哥正忙着找工作,然后辛勤的工作。原始人可以独立的生活,是不需要其他人。当他们开始合作,其中有野心的首领把自己看做他们的主人,把他们看做自己的奴隶。虽然私有制造成了经济等不平等,以及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的不平等,可是卢梭并没有主张回到最原始的状态,只是这不应以财产的多寡来划分。

你知道你在想什么吗?大概所有“我们想这样做”其实都是“他们想让我们这样做”。因为我们都是社会中的人,住别人建造的房子,吃别人种的粮食,用别人制造的产品。度过了这一回青春后就要走向那人与人合作的社会。

我也想找个人帮我代笔,可是这“代笔”听上去又多像是吵架时骂人的话。青春不应该有别人代笔,况且也没有人可以。幸福和痛苦都是感受,而且我的脑并没有连上你的神经。如苏格拉底所说,认识你自己吧!获得了许多知识,也获得许多成见,那些所谓常识恐怕就是十七八岁是的偏见。

我倒也相信青春是有希望,因为希望就在明天。可是在那美好的明天,还是免不了死了葬了。青春终究还是会过去,毕竟衰老是一切痛苦之中人类最无法减轻的一种痛苦。悄无声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另一副模样。最坏的事情莫过于死亡,然而伊壁鸠鲁说,死亡和我没有关系,因为只要我存在一天,死亡就不会来临,而死亡来临时,我也不再存在了,不是吗。

青春就是这青黄不接的尴尬时候吧,还没好好的感受,就不留情的转过身去,飞走了。管他呢,走就走呗,他走我也走哩。

哀吾不幸

迅哥言乙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不知小波是否有言“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又闻,勖本华尔言“幸福只不过是欲望的暂时停止”

不能明其出处,暂以为其然。

周五晚,辩论会,辩题曰“知足?常乐?”于先,无望明其义而通其理,作为一个观众。无过于是对于定义的理解,何为知足,是否常乐,然而辩论的精彩就在于颠倒黑白,颠黑倒白,黑白颠倒罢了。想要得到真理,实践还是必须的。

顾暇其主题:“生命的意义”,一事一个月前的活动了,持续一个月。在辩论会中,与朱子浩谈论相关,果然有共同语言。谈及热力学,基本粒子,时间建立有关的这个“宇宙的目的很可能和人类没有关系,宇宙很可能根本不在乎人类的存在”。“人存原理”也从里一个方面来说明了,我们看到的宇宙之所以是这个样子, 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

悲哀啊,形而上的悲伤从栈中溢了出来。最后,反方辩“知足不一定常乐”胜了,看着他们欢笑的样子,他们对于自己所取得成就感到满足,所以乐了。真是好笑啊。徐历最后也有发言,大概道“知足是一种态度,不知足是一种方式”。于是稍加定义,这些辩论都成了渣。

若是假以“一己之快乐皆建立于他人悲伤之上”,那么只能哀其不幸了,谈不上怒其不争。大概自己也和别人一样“不争”,只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区别,一旦怒了,便是自己无能了,自己也成为了悲伤的主体了。这时,再谈什么幸福,那也只是形而上的、静止的、暂时的而已。于是悲伤成了主流,充斥了这个世界,就像充斥了宇宙90%暗物质一样,只是难以感知那样悲伤。

若是甲悲伤了,会喧闹着告诉乙吗?除了熟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谁也不知道谁的全部,也无法知道,更是不必知道的。抱怨吧!一直报怨,对于一切,那钻牛角尖的是有定义却不可导的点罢了,其原因是因为左极限不等于有极限,左导数不等于右导数。因为认知失了调,让悲伤钻了空。

最近看韩寒的文章,称其行文流畅、幽默,也不过是各种抱怨罢了。“老子真的怒了”,恐怕还轮不到我来哀其不幸。只是太多的不幸了,就像漫画里画的,走出去看看,肚子里有怪兽可不止你一个人,人柱力的苦啊,尾兽也不能逍遥。那个被灭族的小伙子却走向了悲伤地深渊,实在难以自拔了。

还记得,去丹徒的路上,经过经七路,看见远处广阔之上建设着,当年的新闻说某学校要搬过去了,还和父亲说“那就是我以后要去的地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然而现在,抱怨的仅是作业了,那占据了有限生命的无限作业,或许高中选科是不要选自己特别喜欢的学科,否则这几年会把这门学科在心中的形象给毁了,但这样认为有失权妥。

于是身边的又开抱怨了,这“不负责”的老师,这“不教书”的老师,这“拿我们做实验”的老师,这“摸着石头过河的一不小心被水冲走还拖着我们”的老师。但是在那里,依然是同样的抱怨,有增无减。人们总是期望别人的,难知道别人也怨恨他自己的。真是好笑。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臆想别人的幸福,那不就是制造自己的痛苦吗?真是好笑。

所以悲伤不是一个人的,而且悲伤也是不以时间而分的。因为联系是普遍的,过去的不争连接着未来的不幸;因为事物是发展的,如今的小不幸发展为了明天的大不幸;而且现在的幸福可能就是未来的不幸,因为事物是辩证否定的。况且当下有多少是如吾辈自嘲着呢?

所以幸福是自己的感觉,撇开阿贵的精神胜利法,吾辈只能“哀吾不幸,怒吾不争”。

七月近望

七月近望,雨落雾弥,

未几雨泼,泊水衣湿。

行人匆匆,车马铮铮,

泛泛花水,不见雨雾。

未几鸣响,珠玉落盘,

嘈嘈切切,如歌如泣。

俨然屋舍,形影不见,

情深奈何,已然三月。

声弦转疾,光暗区明,

少顷如梦,梦中几何。

屋瓦檐言,伊人何在,

溯游涘湄,瞻望何方。

念谁为之,为之奈何,

雨落尚倾,七月近望。

怀念五条街

五条街,现在已经又是一副模样了。

其实在印象中那里是一个模糊地地方。有叫他千秋桥街,或者是第一楼街。附近还有万古一人巷以及解放路什么的。我也记不得准确的是什么了。但是那里是我小学的地方,也是我度过童年的地方。

大玮就是这样,住得离我家很近,就是最亲的朋友吧。同样都是三班的家伙。为伟大的三班欢呼吧。那是一个有54个快乐的小二逼的地方。记得曾经那是最团结的地方。虽然是一群玩世不恭的小把戏们,大勇、大蛇、两个栋哥都是这样吧。每天在上学时群聚在学校周围,然后谈笑风生了。真是欢乐啊。每次放学的时候也会迟迟的不回家去,在学校打球,然后在学校门口的小店里吃着喝着。大玮一直是很讨厌的,总是会欺负别人。弄得我很头疼哎,但是他总是会笑着然后道歉,然后又撩骚着。虽然我也会互相掐架着,然后耽误了时间,又会一起站在了班门口,真是亲切啊,只是已经有4年没有见过面了吧。我的童年时候就是这样的一群同伴吧。虽然是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才意识到同伴的重要啊。只是在那时一起不顾保安冲进了医学院里打球,然后一路上晃晃悠悠无忧无虑的调侃着。但是在那之前,却只是我一个人。每天放学便匆匆的回家,下课的时候也只是总走在廊上,看你们在欢快的玩着,我看起来很愿意一个人在角落里吗?大概你们都忘记了我的存在。我还是一个人早早的回家去吧,或者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家里吗?父母都回去了吧,回去他们的新家里了。我只适合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爷爷是个很老实的人,从奶奶的口里听闻。爷爷曾是司机,拿过枪的在那个时候,爱吸烟、喝茶。在家里翻抽屉时曾看到爷爷出的那一次车祸,大概是从那以后才开始抽烟的吧,也是从那以后不喝酒了。小时候,爷爷都会带我出去玩,逛马路吧,或者是去河滨公园。那是个开放公园,只是一路沿着河岸走,他喜欢在那里看别人下棋。象棋是个有趣的东西,最初便也是爷爷教我的,虽然和他下我从没有完胜过,唯有几次,我也知道是他在让我。后来,爷爷越来越喜欢睡觉,从中午睡到晚上,我当时闹着吵醒了他,现在是多么惭愧啊。爷爷在73岁的时候便永远的睡去了。那是在2005年的夏天。奶奶一直是很倔强的,有时会狠狠的说我,约束着我,从小我便少了几分娇气和锐气。她不允许我出门,每次每次的当我一个人在家,为什么有时只有我一个人。

在家的时候没有书,只有电视。有的也竟是些我看不懂的又重又厚的书,但现在看起来,那些真的是绝好书唉。在05年之后,父母们也会常来看看我了,我却感到十分的反感。你们是谁?如果不是有我和你们一起拍的照片,我真的想不起来是谁了啊。照片里那时还算是年轻的你们,在结婚后的一年,同是28岁的你们的世界里闯进了一个我。你们在总是笑着,为什么笑得那么尴尬。不常见面的日子大概有5年了吧,自从我把童年都熬在了五条街上。当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别人成群结对的笑着,为什么连你们都不会想起我。为什么同伴们要走向远离我的方向。我可不想一个人。我看见身后的夕阳渐渐铺展开红来,没了下去,我转过头继续向家的方向走?

晚上的时候,已经熄灯了,只有窗外随风摇响的树叶,我听见了内心的声音。人们的悲哀总是来自自己的无能,只有你有才华,又有你有本事,只有你有足够多的知识和聪颖的智慧才能够去交朋友,只有这样你才能让别人对你感兴趣,让别人乐意与你说说话。我看见天花板上有一个晃动的东西,在窗外路灯的照耀下分外显眼,我知道那是摇晃的灯,该去点亮它吗?我只是一个人在这黑暗里,奶奶在巷口和别人唠着。转而又是走向这里的脚步声。没有别人可以代替了我。我想我该是睡着了,为什么我还醒着。在半睡半醒之间,我看见那个躺在那里的男孩,我看见他扭曲的身体被铺在床上。重重的棉花被子盖在他身上。

他的确这么做了,成绩很优异吗?只是07年毕业时,告别了童年的伙伴们,那些都还算是家住的靠得近的一些同伴啊。我搬家去父母新买房子里了。没什么装修得。在一个暑假了,当我上初中是终于是一个像样的房子了。告别了同伴们,我算是去了在这城市里最好的一所初中吧。我决定让他去吧。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比我聪明多了,变得健谈些了是吗?他喜欢五月天啊,我为他还学了吉他,只是总不能弹不好。他喜欢打篮球的,却发现足球更加适合他。粗口、暴力、勇气、不羁,他似乎比我更加有吸引力的说,同时他在物理方面的天赋啊,仿佛是与宇宙的内心相通的,运动学、热力学、 静电场以及几何光学神马的对他都是浮云啊。的确,他让我学习轻松了很多。

也会常会五条街看看,那儿在毕业前就动工了,修路的、建房的弄得糟糟,只是现在看起来,原来那些坑坑洼洼的石子路,都已经变成了柏油路了,两边隔离带种上了青青的草,先前方一直延伸去,大概在两三百米的地方急转向左。那里本是一个坡子也被推平了,走起来也舒服多了。再向前便到了长江路霸。若是回头,让我想想,是和中山东路相连着。其实离我的初中也不是很远。常常会看见有很多人路过这里,我注意着每一个人的表情,却发现他们或是刻意的扭过头去,或者是戴上了一顶帽子,遮住自己的表情,有一些也只是笑着,用墨镜这比他心灵的窗户。我看不见,他们又笑了。你们在笑什么?你们向哪里走,那里找不到世界的尽头,突然横闯过的汽车,冲向了人群。路面也断裂开了,又是一幕,镜子里的我笑得多么美,微微上扬的嘴角。你的嘴角流下鲜艳的红,你的眼窝深陷着。右手拿着我写给你的信,燃烧起来,在一场雨里熄灭了,混杂在雨水里的是灰烬,以及眼中映出未烧尽的字。

五条街已经不是本来的那副模像样了,我的童年走上石子路,欢快的让我一个人愿意感受孤单。柏油路上去发现本不应该在那里的那个男人,今天他又不在那儿,我希望他,我希望永远离开。

窗帘

卧室空旷着,四面都是墙

唯独那一面墙上的窗

窗子里春夏秋冬,有阴晴雨雪

窗子是那样明亮,那样间隔着


重重的,好多次的向窗子撞去

撞到头破血流,撞到月明星稀

于是,我决定为它附一只窗帘

这样就再也不用再失望了


期盼着清晨醒来时的雪花

却发现是冰冷的雨水

想要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却发现是阴沉着的天空


我想听听傍晚的云霞

也想看看晌午的清风

拉上了窗帘,连光都投不进来

那是一块剪裁的整齐的白色方布

就和墙融为了一体,环顾了四周

都是墙


你知道的,你常来我家玩

你会好奇那个坚硬的窗帘

我不曾在你面前拉动过它

你也只是听说我曾所见

在安上窗帘前的故事


窗外是最灿烂的朝阳

朝阳下的青翠的草布满连绵的山

那个奔跑的男孩会跌倒

也确实跌倒了,爬起来又接着跑远去了

追着他前面的姑娘


你走向了窗帘,又靠近了些

扯也扯不动的那

原来那只是一面墙

画上了窗帘也证明不了窗子的存在啊

我说道,我这个瞎了一辈子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