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春节

乙亥猪年寒假

乙亥猪年的寒假从2019年1月29日至2月17日,共计20天。

回家休息仿真,期间购置了新的笔记本,京东美日亚,港行ThinkPad T480。

看完了《jojo的奇妙历险》目前已经播出的动画四部加正在连载的第五部动画,十分精彩,充满想象力和大胆独特的画风。

院线支持了《流浪地球》的票房,盗版看了其他春节档电影,没有一个能打的。以及补了前一年中国产影片的口碑之作。

初一至初五,亲戚各家拜年,加上表哥家正月十二有空聚餐完毕。表妹考研尚可。然而愈发发现大人们说的话,都是他们亲身经历后留下的思维钢印。

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该面对的问题,没有什么是一直都会存在的困扰,也没有一招鲜吃遍天的技能。目前看来,有车有房有编有人是较为成功的一个标志。

高中同学小群聚餐两次,初中留德同学聚餐一次,大学舍友苏州聚餐一次。简单交流,互通有无,了解工作生活现状。然而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学习,并没人有切实的关心别人。

明天又要开始干活了。

新年祝詞

新年祝辭

壬辰龍去,癸巳蛇迫。瑞雪豐年,悟言一室。爆竹除歲,辭舊迎新。至友屬予作文以記之。

昨天和今天都是暖暖的日光,一個清醒的早晨,開始寒假中的一天。今天是正月初一,「新年快樂」是每條短信,每條訊息裏最多用到的詞語。簡單樸實而真誠溫暖的祝福,送給每一個人。

在一場大戰之後醒來,昨晚的戰鬥在零點達到了最高峰。把電視機的聲音開到最大,和外面的炮仗煙花拼了。結果是從門縫窗沿彌漫的硝煙,嗆得不行。作爲一個接觸Defense of the Ancients不到一周的人,昨晚應邀(硬要)和同學打兩盤,結果當然是被血虐了。不會補兵,被對方反補;前期對線失敗,沒錢出中期核心裝,一路都不順。後期,一不注意從滿血被秒死。如果說現在在玩遊戲的時候精神可以高度集中,那把學習也當成遊戲吧。其實兩者相同之處,就是最基本的兩項需求,技巧和熟練。沒有技巧補什麽兵,沒有經驗出錯裝或者出錯時間,這兩樣都是技術活呐。

打得累(淚)了,和同學說先去休息一會。轉過頭去,春晚正好演到「風吹麥浪」,李健和孫俪真實郎才女貌,希望是真唱,但是從耳帝的微博來看,過半數的歌唱類節目都是假唱。這樣的大型晚會,如此多的觀衆,如此愛面子的官方,不是假彈假唱怎說的過呢?汪峰假唱,和他之前准備階段的隨意也是照應,越來越令人失望。春晚就這樣在回放中看了幾個有興趣的。這幾個相聲小品的水平,明顯下降。幾個人一登場,不用說話,高下立判。力宏啊,這十二生肖可是年年能上春晚的節目,雲迪餓了,想吃餃子,因爲他知道力宏有醋,「找力宏」是串好的台詞還是劉謙的現場發回,各方對不上啊。

晚安世界。
早安世界。
誰是世界呢?

回顧這一年的故事,記憶正從尚未忘記的河流,流向已經遺忘的浩瀚海洋。去年一年經曆新班級的融合,共同經曆信息技術和四門必修的學業水平測試。晴朗的三月,然後漸漸放松,四月、五月,期間還有一次摔傷了左手腕,結果大橫按有點抽抽了。盼來的暑假,遭來的補課,中國好聲音不如鎮江好聲音。越來越放松,不夠緊張,不夠勤奮。貪多務得,細大不捐,含英咀華,勾弦提要,焚膏油以繼晷,恒兀兀以窮年。只不過自從高二以來,這分數就不如以往好看了。九月出頭,碰巧了物理競賽。國慶節前,合唱上裝了個[嗶-],慢慢地錄幾首伴奏,技術和設備都是其次,說咱是靠意識,真的是廢柴。語無倫次,見諒。

「我們求學最難得的是誠懇的良師和愛的至友」在朱光潛《給青年的十二封信》中讀到,此言得之。雖然有的已經遠赴彼岸,有的並不同路,但路已至此,共赴前路。在現在的作息下,在學校的時間占了多數,和同學的親密關係再也不過,但是至友難尋,親密關係更甚鮮矣。有共同愛好、共同的志向、共同的遊戲平臺或許還趕不上座位相聚的更近,家住的更近。物理的距離牽引著心裡的距離,時間的溝壑阻隔了思想的交流,恐怕我真的不能理解你,或許就像不能瞭解曾經的你。但是還會遇上許多許多的人,「每天你都有機會跟別人擦身而過,你也許對她一無所知,不過有一天他會變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誠然如是。

這裡有許多名字,許多同學,許多難忘的人,在此點名不宜,見著即為友。或許在這個時候還不適合談離別,但是一不小心,就會分別,然後會見面也會不見,會相約也會失約,再也沒有如此的時光再來一次,或者放慢腳步,來慢慢走,欣賞吶。

天空的陰霾投下心中的不快,面露慍色。鞭炮齊鳴,還是歡快一點,別閑下來,所謂閑愁,所謂少年不識。當一大波親戚真在靠近,一年一聚,吃飯喝酒,相聚的話題無非:工作對象談政治。而對它的破解很簡單:吃菜吃菜吃菜。交談正歡,朝鮮在地下進行了核試驗。核問題早已成為焦點。是誰在賣武器,是聯合國安理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誰最希望戰爭,對誰最有利誰最希望。當在祖國的東北角埋下這樣一個禍患,不是從何時說起。毒品的氾濫,奈何以怨報德,或許心中掛念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國猶如此,人何以堪。中國你還是長點心吧。《地球往事》中的“廣播”足以毀滅兩個星球的文明,而這些核彈把地球足夠炸幾遍呢?作為“威懾”,中國也曾是這樣想的。但是那實在太危險了,這顆行星的存亡都會寄託在“我們的語文複習資料”上。

我還是沒有計劃,雖然我可以做到早睡早起。愛情只存在於幻想之中。當離開校園放寒假的這些天里真的像是個夢。幾處拜年,一群人來一群人走,熱熱鬧鬧吵吵鬧鬧,最後還得剩自己一個人下來寫作業,當然明早還要早起。紅包這種東西,傳來傳去,其實最終都是賺了自己父母的錢,不上交的也不會亂用。這裡年味隨著時代變淡,以往總要嗑瓜子花生,吃糖果,喝飲料,暴飲暴食,然後晚上放煙花,搓通宵的麻將,去鄉下燒大灶,偷偷地玩火,然後和表哥打電視遊戲,一下午一下午的打。不過這些都只會是寫回憶錄是將被提及的,二線裝是,在家宅了十多天,學打了幾盤Dota。不過現在,現在,現實世界。

天暗了,明天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