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俗的生活

结束了漫长的暑假,终于开学了。对于大学生活既无奢求,也无抵触。只是接受这样一个比上不足,不下有余的大学。所谓流俗,大概就是这种中等层次,而拥有庞大人数。十月份了,近一个月的大学生活,有了些感悟,遂属文以记之。

如今生活的每一个状态,都可以追溯到过往最初的某一个决定,在这里我不得不用决定论者的观点。而人生现在的阶段,正是不断将我们曾经做过的决定给一一返回来,并接着不断的做出更多更多,以致影响我们的一生。而很明显的是,昨天我做过什么,今天就会得到回应,并且一直延续影响着。不敢说这是蝴蝶效应,但任何一点小的差错都会引起不小的后果,在我们正作为强观察者的时候,却又像一个旁观者罢了。

最初的日程写在纸上,一件又一件的做完了。然而多的还是流俗之事。考虑到现实,这么多新生,体检必定是一件麻烦辛苦的事儿,但是打印着很多项目的体检表,被一划而过,就算体检完毕,确乎没什么可说的了。军训的实质,暂且不谈,无非是政治上的巩固,而如此粗糙无聊的军训,也没有达到磨练意志的作用吧。形式化便是体检和军训这两件小事的共性。或许一些没进方阵的人还在偷闲说军训可轻松啦。

或许是我太认真了,但我就是这样严谨的人。作为曾经的熬夜小能手,大学里的第一次熬夜是在宣传部招新的任务重度过的,画海报的确是第一次,不过我还是问了学艺术的学长,去图书馆借了POP设计的书,在网上找了相关素材,以补充知识。画了一晚和一午。不过最后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被要求画,而最终的决定仅仅是几个人在小角落里讨论就得出了。对了,我为什么想要进宣传部,不得不说这次本院学生会招新的海报实在是太丑了。当然既然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我也就什么都不用说,但是能者多劳不适用。但我还是想把我画的第一幅海报要回来,还有那一封家书。

我不会说暑假的时候我刷完了前六章高数,但这也不是上课无聊的理由。好的音乐老师会和你谈音乐理想,而不单单是讲述演奏技巧,就像一位好的老师会让你体会到他的世界观,这便是一种品格,不过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到了大学,更加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照本宣科,自学吧骚年,况且图书馆这向你开放着呢。麻省的一句老话,看来我还没有做出选择,不过社交非擅长,睡眠人人会。

或许是期望太高,总免不了面对流俗的生活。谁又说起,人至察则无徒,看来某位说,我要好好交朋友,的确不是个容易的事儿。简短而随意的吐槽就到这吧。或许在有些人眼里看起来,这可幼稚了。

独处的时候

近来一周,生活规律改换,大多中午出去,晚上回家,活动的项目是吃饭打牌,
只有昨天是唱歌唱到很晚,一点才回家。
大概是因为气温下降,人们增加室外的活动了。

这样的结果是几天没有画画,也没有练琴,当然写字看书早已经生疏了。
想到同学们有的开学,而赶在开学之前办完生日,也没几天相聚在同一个城市里了。

这个暑假的回顾,一,自学素描的反思和总结。
按照这个初级教程学的。
主线马马虎虎的学完了,支线学到初识人体之前。
我学到了如何画直线 {运用肩、肘、腕},
如何打型 {比例,好多种透视},
如何上调子 {明暗,笔压}。
难点是观察事物,通过眼睛直接观察,而不是想象,忠实于眼前所见。
主线的最后说到[画画不要拘泥技法。但是起码你最基本的方法要先了解]。
自学新技能:Get√。
{作者又出了中级教程!}

当然还要不断练习,反复观察,积极思考,得到提升。
最初几天画直线真是一个折磨,画不直、画不密,真实揪心,
但的确如教程上说的,一周之后就会好一点。
然后是简单的是膏体,照片比实物的简单很多。
结构不是凭空产生的,它发生在基本元素相互作用的地方。
每天都要练,因为一旦停下来,再次开始的时候就会很生疏了。
所以最需要的是:耐心!/8月21日

这个暑假不少同学也学吉他了,顺带回顾一下自学木吉他的要点。
改造手指,使之适合弹吉他:垂直按弦,不怕疼,约一个月后磨出茧子就差不多。
左右手的协调:爬格子爬格子爬格子!各种爬格子……
乐理学习:稍微看点吧,但不必太精,够用就行,音阶和和弦。
作为初学吉他的第一个坎,大概也是唯一一个:大横按。
后面就是自由发挥发了。
当然……更加高深的我也没达到。
[和同学开玩笑,要是为了追女孩,四大和弦+一套指法,一周速成足够了]

不自量力的买了电吉他,果然很多技法,推、揉、滑、锤、勾、点、泛音、闷音、震音、颤音…
其实弹些简单的也还是可以的,但是进步的空间有限了。
我在想,为什么要弹电吉他而非木吉他?把电的当木的行不行,把木的当电的又会怎样。
结论就是,作为吉他有相似的基础动作,但又各有特点。
木吉他音色干净,携带方便,随时随地想来都可以来一手。
电吉他的弦很软!比木的软好多,适合推、揉,当然各种音色也一般是木的没有的。
发挥出各自的特色才是重点,电的木的就不要再系这些细节的啦~

自学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画点东西,弹点小曲,自high才是重点,享受这段自由美好的时光。
最讨厌“无聊”的人了,虽然我以前也是。
没有激情、无所事事、没有消遣,也无所用心。无力、空洞、无能、悲哀、忧伤……都是无聊

以及自学的问题(困难),自学最好还是找个伴可以互相督促,相互讨论可惜我一直没找到。
学习这个过程就是要找到错误并尽快修正,掌握该项技能到一定程度。
但是这个发现错误并修正在自学中可困难了……
以及没有了考试的鞭策,人是一种很【懒惰】的动物,这个应该可以体会

\其他方面呢{
练字……失败,依旧是一手狗屎。
读书……较失败,和去年此刻比,没有鞭策,人果然是偷懒的动物。
[另一方面也说明,读书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读书+做笔记]
锻炼……感觉没有什么进步,但也不会有太大退步吧。。。。
}

那天去ktv的一个收获是听到苏打绿的 独处的时候。
无耻的抄来歌词:{
摊在自己的心上
摊在自己的……

独处的时候 夜容易特别黑
独处的时候 心容易悄悄破碎
冷冷的手发抖 热热的泪坠落
独处的时候 好想有谁能出现

独处的时候 像跌进了深渊
独处的时候 像拆穿这世界的谎言
时间不肯快走 细节不停穿梭
独处的时候 好怕有谁会出现

啦啦啦脏脏地收我的爱
让自己慷慨的痛太不堪
拖着伤口飞越了桑田沧海 剩自己慢慢地还
啦啦啦长长地叹我的爱
没有人愿意丢下你不管
若世界说穿了只剩下春去秋来 拥有再多也会太难耐

啦啦啦脏脏地收我的爱
让自己慷慨的痛太不堪
拖着伤口飞越了桑田沧海 剩自己慢慢地还
啦啦啦长长地叹我的爱
没有人愿意丢下你不管
若世界说穿了只剩下嘘寒问暖 拥有再多也会太难耐

独处的时候 夜特别容易黑
独处的时候 心特别容易崩溃
独处的时候 尽管所有情绪都逃逃逃不开
独处的时候 还是要勉强自己想得开
}

那就让我再抄另一段:{
如今故事发展成就一个我
学会了生活能享受寂寞
剧烈的语言变成温柔
又带来了什么
}(喜欢寂寞)/8月22日

\前天从棕熊那儿拿了他三年来拍的所有的照片和视频资料。
一时兴起,做了点表情包。
解压密码:0147
熟人看着会更有喜感。先读【先读我!先读我!!!】
遵循Creative Commons

处暑之后,天气渐渐凉快了。

这是用来感受的,不用理解,仅仅是感受一下。8月23日,写了三天今天就写到这吧

THE FUTURE IS NOW

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出自《国风·豳风·七月》,该诗中有“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八月萑苇”的诗句。

到底是指天气炎热还是天气转凉呢?这一成语的使用还在争论之中。总之不能以古匡今,但谁又知道古人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但是连续的高温是不是提前了半年的南方集中供暖呢?当然这是开玩笑啦。

但是这高温天气真的损伤身体,只能减少了活动,呆在空调房间里。如果有幸醒得早,那还有一段凉快的时光,到楼顶天台上去,小小的晨练一下,算是对身体的维护,不能总是静止,生命在于运动,好像有人这么说过。


如果要开玩笑,那么最好是萧敬腾来路过一下。
萧敬腾当然是没有来,不过今天下午确实下雨了。向前数约一个礼拜,准确说是六天,看完了星战这个系列。很抱歉的是没有很仔细深入的去体会一下。只是大概看了情节人物设定,全部看完才前后连贯起来。
下雨的时候正好在看最后拍的这一部,如果说单独拿出来看的话,也是曲折跌宕。其实这是一个挺简单的故事。雨下的倒是很带感,剧情呢,正好是欧比旺与阿纳金在岩浆上打斗那一段,欧比旺占据高地,阿纳金一跃,反而在空中被砍掉了双腿,最后重重灼伤。


不过这只是一小阵,另一阵在傍晚的时候。傍晚的时候天色很奇异,可惜手慢没能拍照留念。太阳光经过大气散射,透过来的是波长较短的红光,所以最初是红色,渐渐地映在蓝色的背景上显出紫红的凉爽,仿佛一切都是静止的。

但是很快天就黑了。又躲进了空调房间里。最近一直在新生群潜水偶尔冒泡,看看别人的聊天满是乐趣。啊……不是这个爆照就是那个爆照,结果好像没有几个人显露真容,学姐喜欢自称学长,学长的头像又让学弟误认为是学姐,而学弟大多是熊孩子,学妹嘛在大工科的学院里是最受优待的了。

不过在中等层次的大学里另一个被常常提起的话题就是 这个专业好不好,就业怎么样,考研的人多吗。我只记得问题了,倒忘记了回答是什么。很困茫,上一个结束拖拖拉拉,下一个开始的不干脆,就像是在浪费未来的时间。

考得不好对于心理弱的人恐怕就是这点不好了。A New Hope。其实最初的理想呢是学某大物理系(愤愤),终究还是进入工科,表哥的建议是工科好找工作。可是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可能给你快乐?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终究问一句要学到真本事,走向高精尖,但现在已经落后一段了。这岂不是精神崩溃的老鼠?


似乎什么都不能拥有,那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吧。画素描是个杀时间的活,虽然这几天已经没怎么画了。弹吉他也是。看知乎上的精彩回答也是。感觉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今天都已经7月31日。暑假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这是你想要的暑假吗?但愿吧。经过七月份的试验,终究发现一天的时间有限,一次最多只能集中在某一件想要做的事上。尝试过多进程,对于低效率的我来说,那些天什么也没做好。
如果还能把时间安排的更好些,生活的质量取决于时间的安排,越发感觉时间的有限,明天都要八月了。

还是希望天气渐渐凉下来,就像年头上希望日子过得快一点,快点到夏天。

不知所言

转眼已经二十三点零七分,在这七月十九日的晚上。好久没有熬夜,自从六月分之后。当然今天也没有。

现在,在大约九百六十个小时之前,抑或一千余个日夜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改变,明日之事昨日业已定论?

我还是那个社交值低下的我,一旦毕业就意味着失去大部分联系,每次放寒暑假亦是如此。期间偶尔的补课却成了额外的见面机会。最近一次是上个月二十号的毕业出游,加毕业典礼,吃了饭唱了歌,后来啥都没有了。

噢!我还忘了还和三位基友吃过两次饭,一位艺术男,一位文科男,一位海外男。想一想还去过一次奶奶家,加上今天刚从亲戚的生日宴会上回来。除此以外呢,真的没有了。

海外男谈起他每天晚上临睡前要做十分中的自我反思。有一天晚上他向QQ上在线的好友问了“我是个怎样的人?”。得到的回答大部分都是无营养的,但有几个还是值得用小本子记下来的。我也想做这样的试验。我,我所肯定的我,我所排斥的我,我已经成为的我,我想要成为的我,在自己眼中的我,在别人眼中的我,每一个都是分立却又综合于同一个自我。
请问: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没有社交的一大表现就是在网络上活跃,实在是可耻。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情侣的味道。最近的一件可耻的事是那条骗赞的说说。起因还是我手快,点了别人一个赞。因此,却也在揣摩点赞的人都是什么心态。其实……原来没想过的事,经这鼓励,尤其是在缺少勇气的时候,还真的说不定唉。那些鼓励呢,就先存下了,以后一定会用得着的!谢谢!至于那些喜大普奔的人,就是想看我出洋相,我呸。如果还追着问是谁?那一定是和我不熟……

不过这是毕业季,不像是分手季。然而,就像离婚的直接原因是结婚,分手之前涌现的是爱恋。但是看到的听闻到的……真是大吃一惊!大吃一惊……而且我总是最后一个大吃一惊的。回想以往几乎同学们已经明了的各种消息,我也会最后一个得知。不过,更多的是我还不知道的吧。我也不猜测了。只是通过已有的的消息和自己的观察做出一个简单地判断了。现在的同学、以前的同学、认识的人、不认识的,这关系可真实混乱。不知道是我自己困扰还是别人更加困扰呢。我才不困扰呢,我就是宅。
——————
暑假刚开始的时候,计划看几本书。不过现在大多是废了。傅译约翰克里斯多夫看了个黎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因为论名声,饶有兴致的找了叔本华的文章,少看点还行,看多了就头疼了。最近看完的一本还是量子物理学史话,从粒子到宇宙,这是怎样的变化啊。当理清各种理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建立起如今的这个世界。想到三体里描述的,科技封锁的对象也是基础物理,一切科学发展的基础。

死宅是没有前途的,向着技术宅的方向进化吧。动手吧!茨威格说“一个人生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为什么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因为变化是永远发生的。就像贝多芬听力衰弱后加重了低音,莫奈晚年视力退化画出了与年轻时不同的光与影,弹吉他也是个体力活年轻人与老年人也是不同的,让年老的范去弹for the love of god肯定也没有当初的味道。谁也说不定,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不做的话,现在一定就做不了了。动手吧,还等什么呢,况且这个暑假也不多久了,不是吗?

改变究竟发生在什么时候呢?谁又喜欢上了谁?谁又失去了谁?真是奇妙。烦恼的维特说“我们看到别人幸福,这幸福又不是我们给的,我们却受不了。”再转帖一句看来的“大脑是人体最精良的器官,持续工作,良好运转,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从你出生,一直到你爱上什么人”。怎么可能爱上一个人呢?

学习任何一件东西都分为两个步骤。学和习嘛!学起来到还是挺容易,看别人演示一遍,就是这么回事,就像高中时别的同学和数学老师抱怨看懂了却不会做。那明明就是缺少练习嘛!不是梦游般的练习,而是可以短时间集中的刻意练习。当然这是练吉他的感悟。还有就是注重基础。最重要的仍然是坚持。我的那本教材封面上大大的写着坚持就是胜利。而英格威在专访中也回答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不劳而获的事。如果想要把某一件事做到极致,唯一的方法就是拼命努力,也因此要做出多方面很大的牺牲。”练习啊!练啊!虽然说我的素描还是渣,动手也只是一时兴起的事,就像当初买吉他一样,看我能坚持多久呢。

昨夜下了一场雨,凉快了许多。这篇日记分两次写完,码了些不知所言。写作这件事也需要练习。

新年祝詞

新年祝辭

壬辰龍去,癸巳蛇迫。瑞雪豐年,悟言一室。爆竹除歲,辭舊迎新。至友屬予作文以記之。

昨天和今天都是暖暖的日光,一個清醒的早晨,開始寒假中的一天。今天是正月初一,「新年快樂」是每條短信,每條訊息裏最多用到的詞語。簡單樸實而真誠溫暖的祝福,送給每一個人。

在一場大戰之後醒來,昨晚的戰鬥在零點達到了最高峰。把電視機的聲音開到最大,和外面的炮仗煙花拼了。結果是從門縫窗沿彌漫的硝煙,嗆得不行。作爲一個接觸Defense of the Ancients不到一周的人,昨晚應邀(硬要)和同學打兩盤,結果當然是被血虐了。不會補兵,被對方反補;前期對線失敗,沒錢出中期核心裝,一路都不順。後期,一不注意從滿血被秒死。如果說現在在玩遊戲的時候精神可以高度集中,那把學習也當成遊戲吧。其實兩者相同之處,就是最基本的兩項需求,技巧和熟練。沒有技巧補什麽兵,沒有經驗出錯裝或者出錯時間,這兩樣都是技術活呐。

打得累(淚)了,和同學說先去休息一會。轉過頭去,春晚正好演到「風吹麥浪」,李健和孫俪真實郎才女貌,希望是真唱,但是從耳帝的微博來看,過半數的歌唱類節目都是假唱。這樣的大型晚會,如此多的觀衆,如此愛面子的官方,不是假彈假唱怎說的過呢?汪峰假唱,和他之前准備階段的隨意也是照應,越來越令人失望。春晚就這樣在回放中看了幾個有興趣的。這幾個相聲小品的水平,明顯下降。幾個人一登場,不用說話,高下立判。力宏啊,這十二生肖可是年年能上春晚的節目,雲迪餓了,想吃餃子,因爲他知道力宏有醋,「找力宏」是串好的台詞還是劉謙的現場發回,各方對不上啊。

晚安世界。
早安世界。
誰是世界呢?

回顧這一年的故事,記憶正從尚未忘記的河流,流向已經遺忘的浩瀚海洋。去年一年經曆新班級的融合,共同經曆信息技術和四門必修的學業水平測試。晴朗的三月,然後漸漸放松,四月、五月,期間還有一次摔傷了左手腕,結果大橫按有點抽抽了。盼來的暑假,遭來的補課,中國好聲音不如鎮江好聲音。越來越放松,不夠緊張,不夠勤奮。貪多務得,細大不捐,含英咀華,勾弦提要,焚膏油以繼晷,恒兀兀以窮年。只不過自從高二以來,這分數就不如以往好看了。九月出頭,碰巧了物理競賽。國慶節前,合唱上裝了個[嗶-],慢慢地錄幾首伴奏,技術和設備都是其次,說咱是靠意識,真的是廢柴。語無倫次,見諒。

「我們求學最難得的是誠懇的良師和愛的至友」在朱光潛《給青年的十二封信》中讀到,此言得之。雖然有的已經遠赴彼岸,有的並不同路,但路已至此,共赴前路。在現在的作息下,在學校的時間占了多數,和同學的親密關係再也不過,但是至友難尋,親密關係更甚鮮矣。有共同愛好、共同的志向、共同的遊戲平臺或許還趕不上座位相聚的更近,家住的更近。物理的距離牽引著心裡的距離,時間的溝壑阻隔了思想的交流,恐怕我真的不能理解你,或許就像不能瞭解曾經的你。但是還會遇上許多許多的人,「每天你都有機會跟別人擦身而過,你也許對她一無所知,不過有一天他會變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誠然如是。

這裡有許多名字,許多同學,許多難忘的人,在此點名不宜,見著即為友。或許在這個時候還不適合談離別,但是一不小心,就會分別,然後會見面也會不見,會相約也會失約,再也沒有如此的時光再來一次,或者放慢腳步,來慢慢走,欣賞吶。

天空的陰霾投下心中的不快,面露慍色。鞭炮齊鳴,還是歡快一點,別閑下來,所謂閑愁,所謂少年不識。當一大波親戚真在靠近,一年一聚,吃飯喝酒,相聚的話題無非:工作對象談政治。而對它的破解很簡單:吃菜吃菜吃菜。交談正歡,朝鮮在地下進行了核試驗。核問題早已成為焦點。是誰在賣武器,是聯合國安理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誰最希望戰爭,對誰最有利誰最希望。當在祖國的東北角埋下這樣一個禍患,不是從何時說起。毒品的氾濫,奈何以怨報德,或許心中掛念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國猶如此,人何以堪。中國你還是長點心吧。《地球往事》中的“廣播”足以毀滅兩個星球的文明,而這些核彈把地球足夠炸幾遍呢?作為“威懾”,中國也曾是這樣想的。但是那實在太危險了,這顆行星的存亡都會寄託在“我們的語文複習資料”上。

我還是沒有計劃,雖然我可以做到早睡早起。愛情只存在於幻想之中。當離開校園放寒假的這些天里真的像是個夢。幾處拜年,一群人來一群人走,熱熱鬧鬧吵吵鬧鬧,最後還得剩自己一個人下來寫作業,當然明早還要早起。紅包這種東西,傳來傳去,其實最終都是賺了自己父母的錢,不上交的也不會亂用。這裡年味隨著時代變淡,以往總要嗑瓜子花生,吃糖果,喝飲料,暴飲暴食,然後晚上放煙花,搓通宵的麻將,去鄉下燒大灶,偷偷地玩火,然後和表哥打電視遊戲,一下午一下午的打。不過這些都只會是寫回憶錄是將被提及的,二線裝是,在家宅了十多天,學打了幾盤Dota。不過現在,現在,現實世界。

天暗了,明天早起。

秋分之时

〇.话说在前

2012年9月22日,学地理的都知道这天是秋分,昼夜等长。秋分之后,太阳直射点将南移,而我所在的地方儿将渐渐入秋了。

一.结束之后

14:26分,返程的列车启动了。

11:30响起考试结束的铃声,一场3个小时的受虐的、憋屈的物理竞赛。八道题目,看一遍,从头到尾,全不会做,算不出,无头绪,还是自己输给了自己——害怕那些字母,以致于题目都没读明白,就像解出答案。如周老师所说,最终走出来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感慨难矣,而我也是投机的瞎写了一些有关没关的公式,涂鸦满了整张卷子——希望至少不会在第一次分批的时候就被扔掉罢。而本可以花些时间,不如这最后两星期才翻开高一时买的那些九成新的竞赛辅导。那些轻松的被荒废时光,总有一个困苦的时刻会难过的想起。

坐公交到了南京站后,大家解散解决午饭,约定了提前集中。去开封菜只因为朱有优惠卡,而五个人领着开封菜去隔壁的麦当劳算不算是砸场子呢?而吃完之后留在那儿的老头儿标志,在打扫卫生的人眼里,什么也不是,它只是垃圾。那收拾的人的眼神中只是麻木,收拾——完了——扔掉,我们以为他们在意,其实他们根本不在意。

在盈余的一小时里,去玄武湖里踩船。原是因为看见另一伙同学在那儿开心着。不冷不热的天气挺适合,树木葱葱,水面粼粼。他们追湖上的鸭子,我们在追他们,四个男的对上了四个男的,有几次追上了,又甩开了,然后时间到了——而这也是结束之前的一点,仅一点的欢乐了。

二.过夜

挤下了公交车,步行了500米,地图上是这样说的。抵达了预定的宾馆后,各自分组,三人一间,有的热闹,有的冷静,有的惬意,有的沸腾。绕了几个弯,走过几条路,所见之处的南京绿化真不错,秦淮河甚是平静。小巷子一路通道二十九中,那是考试的地方,那时大概就已经预料到,明天早上糟糕的三个小时。

回住处后,自行解决晚饭,统一形式是泡面加上一点小吃,当然喝啤酒的在隔壁。晚上,同住的两个人都在看书,那是一个认真劲儿,而我也按照周老师所说,从竞赛指导上整理了一些公式,然后翻翻那几页空白着的模拟竞赛题。不幸的是手机停机了,被流量耗尽了话费,而我决定去借同学的手机,用它作为热点,蹭一蹭分享的流量。然后我遇见的了最欢乐场景,而我的进入却是最冷的一瞬。

从半开的门里听见里面的笑声,那零点几秒的安静之后,“是谁?”“没事,是某”“某来了”——“我借一下某的手机”——“”嗷,在这儿“。两男两女在两张床上对着坐着,他们在打扑克,很欢乐的,在他们的房间里。而我不知道坐在门口拐角出的那位,是不是被赶出来的呢?他在专心的看总结,而他所住的房间里正像开party一样呢。半裸的,T恤的,格子衫的,很欢乐的,我理解不能,当然也不在意,根本就不用在意的。就像那垃圾一样一样儿的。

三.通话

22:47,通话13:01,不愿打扰舍友,又看不进书去,刚洗完澡,还没有睡意。谢谢你!楼道里很空旷,我那时再想想,天台上会不会凉爽,农历八月初六那还只是弯弯月牙儿。你的语气中,你累吗?抱歉我的吐槽,同样也乐于做个接受你吐槽的站点。就在这时,那两位女生先后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半裸男也回去了,物理大师这时倒是可以回去自己的房间了。过了不多久,老师倏地开门出来,我匆忙的跑回去。在这里,补上昨天的一句,晚安!不算迟吧。

四.新鲜

如果我说第一次坐和谐号,会不会弱爆了,春游秋游的车啊一个晕,而我的活动范围限于这座城市里了。幸好同行十几人,不会被落单,跟着别人,看看告示,不会出大差错的。当然也没出什么差错。手握一方小小的蓝色车票,检过票后,去站台找车厢。从没真实的感受过这样多的人,行李、疲惫、期许、希冀,大概还有许多,一股脑儿的涌进了车厢里,每个人的眼神都不相同,有的独自前行,有的成群结伴,有的三两互助,有的衣着靓丽,有的身形疲倦,有的大包小箱,有的简便行装。去的路上,开得很平稳,阳光正巧照着,窗户外看不清是什么,偶尔穿过不长的隧道,换来的是短暂的黑暗,在窗玻璃里,倒影这人影,接着明亮的阳光,抹去了那幅画。

出站口,人头攒动,南京的繁忙映衬了镇江的经济不行,我想仔仔细细的去观察没个行人,然而这次太多了,嘈杂与喧哗中,在人群中比独自一人更加寂寞,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了,我瞥见一人,那人也看见了我,看见了我的眼睛,而下一秒什么都想没发生过一样,来往的路人中能有几个相识,隔在同学身后向前走,正因为是同学,上学一天里共享三分之二的人,在相距很近的时空里,共度了这一段时光。不是不能再去认识一些人,恐怕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认定一个人。

吊丝们也喜欢看行人,还喜欢做出些许的评价,评分最高出,大抵是南艺附近吧,而暑假在南师上化学的同学却不以为然,直呼去考个南师吧。

尾.总结在后

这一趟出行是我这宅男的社交锻炼吧,当然大城市的氛围是不一样儿的,城市人口、城市用地、城市化水平无不领先。对于竞赛只能呜呼哀哉了,还有就是拖欠了两天的作业只剩明儿一天来写。

一度青春

我是那么愚钝,似乎总是慢半拍。当发现别人开始听流行乐,开始看英文原版的读物,发现身边的一些同学已经远渡重洋,在大洋彼岸拥有一段新的生活时,我又不知所措。

我困茫了,今天是立春了,但天气并没有变暖,或者说是暖的不够明显。可是我记得,待到春分时,太阳才刚刚直射在赤道上,昼夜平分。往往觉得冬天的寒冷刚刚离开就一下在掉进了夏天的炎热里。春天啊!总是在那样的不经意就度过了。

我小学时,老哥初中,我初中时,老哥高中,总是比老哥慢一拍。一不小心发现我也已经上了高中,可是老哥去了外地上大学,已经两年了。想起以前一起打魂斗罗,我总是拖后腿;一起打雪仗,我最擅长游击了。虽然在网上也有交流,但是不见面就没有真实感。就像在老哥高考前也很少见面,因为舅舅管得严吧。老哥是我的好榜样儿,毛笔字写得漂亮、成绩也优秀而且很温和。但是,我怎么也学不来。尤其是老哥有一种学习的能力,无论什么都可以很快的熟悉并掌握。

青春大概已经来了吧,我不必因恐惧而阻拦,也不必心急而强迫。虽然愚钝的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是对老哥来说,同样对我来说,都只是一回,没有彩排而且全场直播。

后来呢,老哥逃脱了所谓困苦的中学生活,我想他现在在玩游戏吧,或者是为了考研而看书,或者是陪在他女朋友身边吧。或许我一样也没有说对,他的青春与我无关。

十七岁的我在干些什么呢?别提那应该的或者不应该的。那一段微博上流传的话似乎很反动,鼓动我们不要按部就班的好好读书。(老师也说过,你可以不好好读书,但你一定要成才)那去谈恋爱、去组自己的乐队、去心动的地方旅行。真是无奈,或许这是蛊惑人心的谣言(rumour) ,最多也不过一些幽默(humour)的笑话。恐怕笑话里描述的欢乐的笑声(laughter)对于这些精神崩溃的老鼠真是无情的杀戮(slaughter)。但是无论青春以怎样的形式度过,总会教给我们许多东西,教给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人与人是不平等的,老哥正忙着找工作,然后辛勤的工作。原始人可以独立的生活,是不需要其他人。当他们开始合作,其中有野心的首领把自己看做他们的主人,把他们看做自己的奴隶。虽然私有制造成了经济等不平等,以及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的不平等,可是卢梭并没有主张回到最原始的状态,只是这不应以财产的多寡来划分。

你知道你在想什么吗?大概所有“我们想这样做”其实都是“他们想让我们这样做”。因为我们都是社会中的人,住别人建造的房子,吃别人种的粮食,用别人制造的产品。度过了这一回青春后就要走向那人与人合作的社会。

我也想找个人帮我代笔,可是这“代笔”听上去又多像是吵架时骂人的话。青春不应该有别人代笔,况且也没有人可以。幸福和痛苦都是感受,而且我的脑并没有连上你的神经。如苏格拉底所说,认识你自己吧!获得了许多知识,也获得许多成见,那些所谓常识恐怕就是十七八岁是的偏见。

我倒也相信青春是有希望,因为希望就在明天。可是在那美好的明天,还是免不了死了葬了。青春终究还是会过去,毕竟衰老是一切痛苦之中人类最无法减轻的一种痛苦。悄无声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另一副模样。最坏的事情莫过于死亡,然而伊壁鸠鲁说,死亡和我没有关系,因为只要我存在一天,死亡就不会来临,而死亡来临时,我也不再存在了,不是吗。

青春就是这青黄不接的尴尬时候吧,还没好好的感受,就不留情的转过身去,飞走了。管他呢,走就走呗,他走我也走哩。

哀吾不幸

迅哥言乙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不知小波是否有言“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又闻,勖本华尔言“幸福只不过是欲望的暂时停止”

不能明其出处,暂以为其然。

周五晚,辩论会,辩题曰“知足?常乐?”于先,无望明其义而通其理,作为一个观众。无过于是对于定义的理解,何为知足,是否常乐,然而辩论的精彩就在于颠倒黑白,颠黑倒白,黑白颠倒罢了。想要得到真理,实践还是必须的。

顾暇其主题:“生命的意义”,一事一个月前的活动了,持续一个月。在辩论会中,与朱子浩谈论相关,果然有共同语言。谈及热力学,基本粒子,时间建立有关的这个“宇宙的目的很可能和人类没有关系,宇宙很可能根本不在乎人类的存在”。“人存原理”也从里一个方面来说明了,我们看到的宇宙之所以是这个样子, 那是因为我们的存在。

悲哀啊,形而上的悲伤从栈中溢了出来。最后,反方辩“知足不一定常乐”胜了,看着他们欢笑的样子,他们对于自己所取得成就感到满足,所以乐了。真是好笑啊。徐历最后也有发言,大概道“知足是一种态度,不知足是一种方式”。于是稍加定义,这些辩论都成了渣。

若是假以“一己之快乐皆建立于他人悲伤之上”,那么只能哀其不幸了,谈不上怒其不争。大概自己也和别人一样“不争”,只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区别,一旦怒了,便是自己无能了,自己也成为了悲伤的主体了。这时,再谈什么幸福,那也只是形而上的、静止的、暂时的而已。于是悲伤成了主流,充斥了这个世界,就像充斥了宇宙90%暗物质一样,只是难以感知那样悲伤。

若是甲悲伤了,会喧闹着告诉乙吗?除了熟人,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谁也不知道谁的全部,也无法知道,更是不必知道的。抱怨吧!一直报怨,对于一切,那钻牛角尖的是有定义却不可导的点罢了,其原因是因为左极限不等于有极限,左导数不等于右导数。因为认知失了调,让悲伤钻了空。

最近看韩寒的文章,称其行文流畅、幽默,也不过是各种抱怨罢了。“老子真的怒了”,恐怕还轮不到我来哀其不幸。只是太多的不幸了,就像漫画里画的,走出去看看,肚子里有怪兽可不止你一个人,人柱力的苦啊,尾兽也不能逍遥。那个被灭族的小伙子却走向了悲伤地深渊,实在难以自拔了。

还记得,去丹徒的路上,经过经七路,看见远处广阔之上建设着,当年的新闻说某学校要搬过去了,还和父亲说“那就是我以后要去的地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然而现在,抱怨的仅是作业了,那占据了有限生命的无限作业,或许高中选科是不要选自己特别喜欢的学科,否则这几年会把这门学科在心中的形象给毁了,但这样认为有失权妥。

于是身边的又开抱怨了,这“不负责”的老师,这“不教书”的老师,这“拿我们做实验”的老师,这“摸着石头过河的一不小心被水冲走还拖着我们”的老师。但是在那里,依然是同样的抱怨,有增无减。人们总是期望别人的,难知道别人也怨恨他自己的。真是好笑。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臆想别人的幸福,那不就是制造自己的痛苦吗?真是好笑。

所以悲伤不是一个人的,而且悲伤也是不以时间而分的。因为联系是普遍的,过去的不争连接着未来的不幸;因为事物是发展的,如今的小不幸发展为了明天的大不幸;而且现在的幸福可能就是未来的不幸,因为事物是辩证否定的。况且当下有多少是如吾辈自嘲着呢?

所以幸福是自己的感觉,撇开阿贵的精神胜利法,吾辈只能“哀吾不幸,怒吾不争”。

七月近望

七月近望,雨落雾弥,

未几雨泼,泊水衣湿。

行人匆匆,车马铮铮,

泛泛花水,不见雨雾。

未几鸣响,珠玉落盘,

嘈嘈切切,如歌如泣。

俨然屋舍,形影不见,

情深奈何,已然三月。

声弦转疾,光暗区明,

少顷如梦,梦中几何。

屋瓦檐言,伊人何在,

溯游涘湄,瞻望何方。

念谁为之,为之奈何,

雨落尚倾,七月近望。

怀念五条街

五条街,现在已经又是一副模样了。

其实在印象中那里是一个模糊地地方。有叫他千秋桥街,或者是第一楼街。附近还有万古一人巷以及解放路什么的。我也记不得准确的是什么了。但是那里是我小学的地方,也是我度过童年的地方。

大玮就是这样,住得离我家很近,就是最亲的朋友吧。同样都是三班的家伙。为伟大的三班欢呼吧。那是一个有54个快乐的小二逼的地方。记得曾经那是最团结的地方。虽然是一群玩世不恭的小把戏们,大勇、大蛇、两个栋哥都是这样吧。每天在上学时群聚在学校周围,然后谈笑风生了。真是欢乐啊。每次放学的时候也会迟迟的不回家去,在学校打球,然后在学校门口的小店里吃着喝着。大玮一直是很讨厌的,总是会欺负别人。弄得我很头疼哎,但是他总是会笑着然后道歉,然后又撩骚着。虽然我也会互相掐架着,然后耽误了时间,又会一起站在了班门口,真是亲切啊,只是已经有4年没有见过面了吧。我的童年时候就是这样的一群同伴吧。虽然是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才意识到同伴的重要啊。只是在那时一起不顾保安冲进了医学院里打球,然后一路上晃晃悠悠无忧无虑的调侃着。但是在那之前,却只是我一个人。每天放学便匆匆的回家,下课的时候也只是总走在廊上,看你们在欢快的玩着,我看起来很愿意一个人在角落里吗?大概你们都忘记了我的存在。我还是一个人早早的回家去吧,或者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家里吗?父母都回去了吧,回去他们的新家里了。我只适合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爷爷是个很老实的人,从奶奶的口里听闻。爷爷曾是司机,拿过枪的在那个时候,爱吸烟、喝茶。在家里翻抽屉时曾看到爷爷出的那一次车祸,大概是从那以后才开始抽烟的吧,也是从那以后不喝酒了。小时候,爷爷都会带我出去玩,逛马路吧,或者是去河滨公园。那是个开放公园,只是一路沿着河岸走,他喜欢在那里看别人下棋。象棋是个有趣的东西,最初便也是爷爷教我的,虽然和他下我从没有完胜过,唯有几次,我也知道是他在让我。后来,爷爷越来越喜欢睡觉,从中午睡到晚上,我当时闹着吵醒了他,现在是多么惭愧啊。爷爷在73岁的时候便永远的睡去了。那是在2005年的夏天。奶奶一直是很倔强的,有时会狠狠的说我,约束着我,从小我便少了几分娇气和锐气。她不允许我出门,每次每次的当我一个人在家,为什么有时只有我一个人。

在家的时候没有书,只有电视。有的也竟是些我看不懂的又重又厚的书,但现在看起来,那些真的是绝好书唉。在05年之后,父母们也会常来看看我了,我却感到十分的反感。你们是谁?如果不是有我和你们一起拍的照片,我真的想不起来是谁了啊。照片里那时还算是年轻的你们,在结婚后的一年,同是28岁的你们的世界里闯进了一个我。你们在总是笑着,为什么笑得那么尴尬。不常见面的日子大概有5年了吧,自从我把童年都熬在了五条街上。当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别人成群结对的笑着,为什么连你们都不会想起我。为什么同伴们要走向远离我的方向。我可不想一个人。我看见身后的夕阳渐渐铺展开红来,没了下去,我转过头继续向家的方向走?

晚上的时候,已经熄灯了,只有窗外随风摇响的树叶,我听见了内心的声音。人们的悲哀总是来自自己的无能,只有你有才华,又有你有本事,只有你有足够多的知识和聪颖的智慧才能够去交朋友,只有这样你才能让别人对你感兴趣,让别人乐意与你说说话。我看见天花板上有一个晃动的东西,在窗外路灯的照耀下分外显眼,我知道那是摇晃的灯,该去点亮它吗?我只是一个人在这黑暗里,奶奶在巷口和别人唠着。转而又是走向这里的脚步声。没有别人可以代替了我。我想我该是睡着了,为什么我还醒着。在半睡半醒之间,我看见那个躺在那里的男孩,我看见他扭曲的身体被铺在床上。重重的棉花被子盖在他身上。

他的确这么做了,成绩很优异吗?只是07年毕业时,告别了童年的伙伴们,那些都还算是家住的靠得近的一些同伴啊。我搬家去父母新买房子里了。没什么装修得。在一个暑假了,当我上初中是终于是一个像样的房子了。告别了同伴们,我算是去了在这城市里最好的一所初中吧。我决定让他去吧。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比我聪明多了,变得健谈些了是吗?他喜欢五月天啊,我为他还学了吉他,只是总不能弹不好。他喜欢打篮球的,却发现足球更加适合他。粗口、暴力、勇气、不羁,他似乎比我更加有吸引力的说,同时他在物理方面的天赋啊,仿佛是与宇宙的内心相通的,运动学、热力学、 静电场以及几何光学神马的对他都是浮云啊。的确,他让我学习轻松了很多。

也会常会五条街看看,那儿在毕业前就动工了,修路的、建房的弄得糟糟,只是现在看起来,原来那些坑坑洼洼的石子路,都已经变成了柏油路了,两边隔离带种上了青青的草,先前方一直延伸去,大概在两三百米的地方急转向左。那里本是一个坡子也被推平了,走起来也舒服多了。再向前便到了长江路霸。若是回头,让我想想,是和中山东路相连着。其实离我的初中也不是很远。常常会看见有很多人路过这里,我注意着每一个人的表情,却发现他们或是刻意的扭过头去,或者是戴上了一顶帽子,遮住自己的表情,有一些也只是笑着,用墨镜这比他心灵的窗户。我看不见,他们又笑了。你们在笑什么?你们向哪里走,那里找不到世界的尽头,突然横闯过的汽车,冲向了人群。路面也断裂开了,又是一幕,镜子里的我笑得多么美,微微上扬的嘴角。你的嘴角流下鲜艳的红,你的眼窝深陷着。右手拿着我写给你的信,燃烧起来,在一场雨里熄灭了,混杂在雨水里的是灰烬,以及眼中映出未烧尽的字。

五条街已经不是本来的那副模像样了,我的童年走上石子路,欢快的让我一个人愿意感受孤单。柏油路上去发现本不应该在那里的那个男人,今天他又不在那儿,我希望他,我希望永远离开。